<pre id="hdavt"></pre>
  • <samp id="hdavt"></samp>

    <object id="hdavt"></object>
  • <acronym id="hdavt"><meter id="hdavt"><video id="hdavt"></video></meter></acronym>
  • <track id="hdavt"><strong id="hdavt"></strong></track>
    首頁(yè) 新聞中心 環(huán)境戲劇《大?!吩谔煅暮=强缒晟涎菀l(fā)共鳴 李少君:時(shí)代呼喚理想主義

    環(huán)境戲劇《大?!吩谔煅暮=强缒晟涎菀l(fā)共鳴 李少君:時(shí)代呼喚理想主義

    時(shí)間:2021-01-13 17:00 來(lái)源:鳳凰網(wǎng) 編輯:旅文+

    2020年12月31日晚間,改編自李少君長(cháng)詩(shī)《闖海歌》的環(huán)境戲劇《大?!吩诤D鲜∪齺喬煅暮=怯斡[區上演,引起觀(guān)眾共鳴,人們甚至強烈要求加演。


    這場(chǎng)以《天涯·吟春》為題的天涯海角跨年迎新派對,將戲劇、音樂(lè )、演講、電影、露營(yíng)、美食等融合在一起,給市民、游客、詩(shī)友、影迷等呈現了一場(chǎng)與眾不同的跨年演藝形式。




    環(huán)境戲劇《大?!妨料嗵煅暮=强缒昱蓪?,現場(chǎng)觀(guān)眾在浪漫的星空之下,吹著(zhù)海風(fēng),聆聽(tīng)戲劇中大海的故事,被演員調動(dòng)起來(lái)加入表演,一起沉浸于戲劇中。


    簡(jiǎn)單好聽(tīng)的吉他、婉轉低沉的歌聲,將環(huán)境戲劇《大?!放c2020不凡的故事,以及浪漫的露天電影等輪番上演,笑聲與掌聲、溫暖與陪伴相互交織,暢談新年心愿。




    “曾夢(mèng)想仗劍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華……”現場(chǎng)歌迷跟隨管今樂(lè )隊的音樂(lè )節奏,從翻唱歌曲《曾經(jīng)的你》《公路之歌》到原創(chuàng )歌曲《黑夜的獻詩(shī)》《如來(lái)》《摩托日記》等,一路嗨唱。


    環(huán)境戲劇《大?!愤@次是三亞首演,還為跨年派對活動(dòng)特別融入詩(shī)人江非、蔣浩、衣米一寫(xiě)的關(guān)于大海的詩(shī)歌。



    跨年表演有別于在北京碼字人書(shū)店的演出形式,《大?!窂氖覂劝岬绞彝庋莩?,現場(chǎng)觀(guān)眾在浪漫星空之下,吹著(zhù)海風(fēng),聆聽(tīng)戲劇中大海的故事,在高潮之處,也紛紛被調動(dòng)起來(lái)加入表演,一同歌唱,收獲滿(mǎn)滿(mǎn)的歡樂(lè )與感動(dòng)。環(huán)境戲劇的迷人之處正在于此,觀(guān)眾沉浸于戲中,與演員融為一體。




    一位在三亞學(xué)院上學(xué)的李同學(xué)開(kāi)心地說(shuō):“我們每個(gè)人心里都有一個(gè)大?!,F在大海就是我的故鄉,這場(chǎng)跨年演出太精彩了,也讓我對生活產(chǎn)生了詩(shī)意?!庇慰蛷埾壬硎?,希望這類(lèi)文化與旅游融合的活動(dòng),多多“搞起”,讓大家享受一下海島獨特的文化氛圍。





    據三亞市天涯海角旅游發(fā)展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鄭聰輝介紹,“天涯·吟春”主題跨年活動(dòng)以具象化的形式呈現“詩(shī)意天涯”,展示富有文藝范的天涯形象,不僅僅是一次探索性的嘗試,還寄托了不斷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、煥化青春活力的思考。




    2021年1月4日,長(cháng)詩(shī)《闖海歌》作者、《詩(shī)刊》主編李少君和《大?!穼а菁婢巹∴囕毡蚍謩e接受了鳳凰網(wǎng)海南專(zhuān)訪(fǎng),透露了各自的創(chuàng )作體會(huì )。


    “那一年,最流行的口號:為了自由與夢(mèng)想/那一年,最激動(dòng)人心的觀(guān)念:實(shí)現自我價(jià)值/那一年,最轟動(dòng)的大事:海南建省辦大特區……”這是《闖海歌》序曲部分,一下子將人們帶到那個(gè)熱火朝天的年代。


    李少君


    李少君表示,他一氣呵成完成了這首長(cháng)詩(shī),因為其中絕大部分章節為親身經(jīng)歷,有一部分是朋友經(jīng)歷、耳聞故事。在北京時(shí)已經(jīng)醞釀主題,休假時(shí)回到海南,用了一周時(shí)間完成了長(cháng)詩(shī)寫(xiě)作。他希望年輕人要有理想抱負,或不凡走點(diǎn)彎路,把想法付諸行動(dòng),對于成長(cháng)大有益處。


    李少君說(shuō):“很高興自己的長(cháng)詩(shī)被改編成戲劇。上世紀80年代闖海人經(jīng)歷引起現在闖海人的共鳴,是因為海南再次面臨特殊的歷史機遇,時(shí)代呼喚理想主義,闖蕩精神、創(chuàng )業(yè)精神,跟第一代闖海人的闖海精神一脈相承。我覺(jué)得《闖海歌》之所以引起社會(huì )關(guān)注,當代人共鳴、共振,說(shuō)明這個(gè)時(shí)代仍然需要理想主義、創(chuàng )業(yè)精神,這也是這首詩(shī)歌的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意義所在?!?/p>



    鄧菡彬


    鄧菡彬告訴鳳凰網(wǎng)海南,《大?!凡还庥袣g樂(lè )、熱鬧,內在那種敢闖敢干的拼搏精神讓人感同身受。年輕人渴望充實(shí)、多彩、有意義的生活,這部戲劇正好給了他們所需,看完會(huì )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(jué)。李少君那個(gè)年代的人所經(jīng)歷的故事,通過(guò)環(huán)境戲劇形式來(lái)表達,更加貼近觀(guān)眾、感染觀(guān)眾。許多人可能沒(méi)有機會(huì )和作者面對面,但是通過(guò)環(huán)境戲劇《大?!房梢灾苯拥馗惺艿阶髡叩母星闈舛?。


    當下,海南建設自貿區(港),與1988年海南建省初期面臨景象相似,從四面八方涌上島的年輕人成為新一代闖海人,獲得更多展現自己才華的機會(huì )。


    鄧菡彬希望觀(guān)看者變成環(huán)境劇場(chǎng)中的一部分,互為環(huán)境,融入場(chǎng)景,重溫時(shí)代的集體記憶。




    據悉,1988年,海南建省辦經(jīng)濟特區,吸引十萬(wàn)人才下海南;李少君作為第一批闖海人,從踏上火車(chē)到登上海南島,經(jīng)過(guò)了多個(gè)人生轉折,他用200多行8000多字的長(cháng)詩(shī)展示自己的人生閱歷。從北京到湛江列車(chē)上,再從椰鄉公主號渡海輪、??谌嗣窆珗@三角池、東西湖邊的角落、天涯海角、翡翠小城通什到重返???,長(cháng)詩(shī)大氣磅礴,酣暢淋漓。


    《闖海歌》在云南《大家》雜志發(fā)表后,獲得了第四屆中國長(cháng)詩(shī)獎。30多年前的往事,經(jīng)過(guò)海南大學(xué)人文傳播學(xué)院副教授、海南省人藝話(huà)劇院藝術(shù)總監鄧菡彬重新編寫(xiě)、導演,1998年出生的新生代唱作人Yiti(吳宜瞳)參演,并擔任音樂(lè )的原創(chuàng )及制作。經(jīng)過(guò)后期藝術(shù)加工,為《闖海歌》增添了冒險精神與奇幻色彩,成功塑造了一個(gè)有理想的闖海人立體形象,使闖海者更為鮮活可感。


    兩人將這首獲得“中國長(cháng)詩(shī)獎”的詩(shī)歌轉化成環(huán)境戲劇,觀(guān)眾聆聽(tīng)劇中大海的故事,感受那個(gè)年代的斑斕,尋獲不一般的情感歸宿。


    在《大?!分?,鄧菡彬通過(guò)音樂(lè )劇、話(huà)劇、相聲劇、影戲、偶戲、舞蹈劇場(chǎng)、電影劇場(chǎng)等不同手法,和歌劇、山歌小調、電子迷幻樂(lè )、說(shuō)唱等音樂(lè )形式,9個(gè)樂(lè )章開(kāi)啟奇幻之旅,融合搖滾、電子、民謠元素,以一個(gè)背著(zhù)吉他走天下的男青年為主線(xiàn),展示出了一幅闖海人跌宕起伏的浮世繪。


    有學(xué)者認為,《闖海歌》是一首心靈成長(cháng)史詩(shī),也是詩(shī)人對自身與時(shí)代共振關(guān)系的一種深思和探索。對于檢視當下固化的寫(xiě)作思路、豐富漢語(yǔ)詩(shī)歌的寫(xiě)作類(lèi)型是一次勇敢的嘗試,也是李少君個(gè)人創(chuàng )作史上的一次偉大突破。

    上一篇:老照片征集|最高獎5000元!那些關(guān)于三亞的城市老照片,你還保存著(zhù)嗎? 下一篇:2021年旅行的第一站,我想去這里 < 返回列表
    神马电影午夜达达兔,真希友田视频中文字幕在线看,诱人的女邻居,变形金刚7抢先版免费观看